澳门金沙彩票

高铁工人精神

刘友梅:我这一生就是要做好创新这件事

发布时间:2016-04-25 来源: 浏览次数:759
视力保护色:

刘友梅,男,1938年生,江西省上饶市人,上海交通大学电力机车专业毕业,中国工程院院士,教授级高级工程师。1961年,毕业分配进入株洲电力机车厂;1999年,任株洲电力机车厂高速研究所所长; 1990年被授予“国家有突出贡献中青年专家”;1991年被授予“全国铁路优秀知识分子”;1993年荣获铁道部首届“詹天佑科技成就奖”;1997年荣获湖南省首届“光召科技成就奖”;1998年被授予“全国优秀科技工作者”;1998年被授予“湖南省劳动模范”; 1999年荣获“詹天佑科技大奖”; 1999年11月被选为;2000年被授予“全国劳动模范”;2002年荣获“光华工程科技奖”;2005年荣获“何梁何利科技进步奖”。 

 

中国电力牵引技术领域的开拓者之一,把毕生的精力都奉献给了铁路牵引动力事业。他主持并实现了我国第一代电力机车的三次重大技术改进、定型和第二代电力机车研制开发,主持了第三代电力机车的研制开发和型谱化,在主持我国第四代电力机车的研制开发过程,实现了我国铁路电力机车交流传动技术“零”的突破,从而使我国铁路电力牵引动力实现了从常载到重载,从普速到高速,从交直传动到交流传动,从进口到出口的四次历史性跨越。

他幼年饱尝生活艰辛,却无法磨灭他对知识的渴望;他做为我国自己培养的第一批电力机车专业技术人员,通过他自身不懈的努力,最终成长为电力牵引技术专家和学术带头人;他是中国电力机车系列化、型谱化的实施者之一,中国电力机车“高速”、“交流传动”技术探索的先行者;同时,他也是“科技长入经济”的实践者,不仅带动了工厂现代化集成制造体系的建立,而且推动了中国国内基础工业的技术进步;他技术经济贡献显著,在以他为首的电力机车研制基地技术集体的大力推动下,企业的经济效益逐年提高,也极大地提升了中国铁道运输的经济效益;甘当人梯的他更是青年科技人才的培育者,他辛勤的付出使中国一度存在的电力机车科技人才“断层”得到有效的填补……

因为他的名字,让株洲这座城市增加了分量,因为他的努力,让我们找到了在大地上飞翔的感觉,可以激情豪迈地大声呐喊:“中国速度,株洲制造!”他是我国电力机车研制基地技术集体的优秀代表,他的先进事迹和杰出成就被收录到《国家级科技成果研制功臣名录》和《中国专家大辞典》。

如今已是70多高龄的他依然精神饱满,仍然奋斗在中国电力牵引技术研发领域的最前沿!他就是现任南车株洲电力机车有限公司专家委员会主任,中国工程院院士———刘友梅。

 

  饱尝艰辛却坚持不懈的求学者

1938年,他生于江西省上饶市沙溪镇一个普通家庭。父亲早年参加国民党军队,解放前夕随蒋介石溃败台湾,长期杳无音讯;母亲在刘友梅5岁时就撒手人寰,他和3岁的妹妹寄居在外婆家,是外婆一手将他们抚养成人。当时正值日寇侵略中国,硝烟四起,战火流年,老百姓的生活异常艰难。随着刘友梅外公和舅舅先后去世,全家的生活重担都落在了外婆羸弱的肩膀上,但这位善良而坚强的老人从不怨天尤人,总以一个传统中国女性特有的韧劲和忍耐坦然面对命运的多舛。1956年,成绩优秀的刘友梅高中毕业。当时正值国家社会主义建设需要大量工业人才,应届毕业生中报考工科大学的人很多,他也抱着报效祖国的远大志向,考上了上海交通大学。刘友梅在“团结、紧张、严肃、活泼”的学习氛围中度过了他五年的大学生活,优异的学习成绩给他日后的研究工作打下了扎实的理论基础,母校的良好人文环境也给他留下了美好的记忆。

1961年,刘友梅大学毕业,与20多位同学一起被分配到被誉为“中国电力机车摇篮”的株洲电力机车厂——当时我国唯一电力机车研制企业,其前身是始建于1936年的田心机车厂,当初它仅仅是一个规模很小的蒸汽机车修理厂。

刘友梅由于家庭出身问题,被作为“内控使用物件”安排在基层车间劳动。在苦水中泡大的他没有埋怨命运的不公,而是象他外婆一样坦然面对挫折。刘友梅认为自己没有“红色”的背景,所以注定只能用比一般人更积极的心态去直面艰辛,才有可能赢得脱颖而出的机会。他很快地适应了环境,一边坚持到车间参加劳动,与工人打成一片,丰富自己的实践知识;一边埋头钻研技术,一有空就看书学习,日积月累,他的专业知识越来越丰富,科班出身、业务能力较强的刘友梅被工人誉为“电力机车的活字典”。由于他长期在车间和工人同甘共苦,所以深受工友们的信赖,当单位决定将所有知识分子“臭老九”下放到条件最差的蒸汽机车修理车间劳动改造时,工友们硬是以“车间技术上离不开‘活字典’”为由,破例把他留在了电力机车车间,因此他才没有脱离自己的专业,为以后的成就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当一些老领导和总工程师被“靠边站”后,电力机车研制又急需技术力量时,一直蓄势待发的刘友梅在这个科研人才青黄不接的时候幸运地得到了显山露水的机会……

中国电力机车事业的开拓者

1966年,中苏关系彻底破裂,前苏联将派驻在中国的专家全部撤走。在失去主要技术援助的情况下,中国机车工业重新面临困境。机遇总是垂青有准备的人,1968年,株洲电力机车厂经过慎重考虑,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启用当年仅30岁的刘友梅出任韶山1型8号车的总体设计师。刘友梅果断地抓住了他期待已久的发展机遇,勇敢地挑起了我国独立研制电力机车的大梁。他坚持求实创新,带领研制组的同事们一起对韶山1型机车进行了3次重大技术改造,同时实施了电力牵引技术的3次创新,终于取得成功。1968年,韶山1型8号车历史性地成为我国第一台投入商业运营的电力机车,并开始批量生产。1971~1980年间,刘友梅又先后主持进行了三次重大技术改进,至221号机车起最终定型,实现了中国铁路运输电气化的梦想。

1978年,刘友梅主持第二代电力机车韶山3型的研制,实现了电力机车技术的更新换代,获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为电力机车技术的后继勃发打下基础。

刘友梅作为中国电力机车系列化、型谱化的实施者之一,1985年开始先后主持我国第三代电力机车韶山4、韶山5、韶山6、韶山8型电力机车的研制开发。其中“六五”国家重点科技攻关项目韶山4型(SS4型)8轴大功率货运电力机车,填补了我国重载货运电力机车的空白。1989年该机车获得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1990年开始批量生产。

    1990年,刘友梅组织并主持“七五”期间国家重点科技攻关项目韶山5型(SS5)快速客运电力机车的研制开发,应用消化吸收8K机车技术,填补了我国最高速度140公里/小时的客运电力机车空白。

    1991年,刘友梅组织主持了我国首次参加国际投标而中标的韶山6型(SS6)电力机车的设计、研制工作。该型机车实现了我国电力机车由进口到替代进口的转变,并在当年实现批量生产。1994年,主持设计开发成功韶山6B型(SS6B)客货两用电力机车,又一次在国际招标项目中中标,并批量生产。

1993年,刘友梅主持成功地改进了SS4型8轴重载货运电力机车,使之定型并批量生产,成为我国铁路干线4000~10000吨重载牵引的主型机车。SS4机车双机重联,在大秦线成功牵引万吨列车,使我国跨入世界少数几个铁路万吨重载牵引国家的行列。1996年他又主持派生设计开发成功韶山4B型重载货运电力机车,使我国8轴电力机车技术水平及质量水平达到国际水平。

1994年至1996年,他主持“八五”国家重点科技攻关项目——韶山8型电力机车研制,填补了快速客运电力机车国内空白,使我国电力机车最终形成了满足快速客运、客货两用、重载货运需求的4、6、8轴列配置的系列产品型谱。同年,韶山8型电力机车在郑州——武昌铁路正线高速综合试验中创造了240公里/小时的“中国高速”,为铁路提速提供了优良的牵引动力,使我国成为“国际铁路高速俱乐部”的一员,获铁道部科技进步特等奖。

    刘友梅也是中国电力机车“高速”和“交流传动”技术的主创者之一。电力牵引的发展方向是交流传动,在科教兴国、科技兴厂的使命鼓舞下,刘友梅带领他的技术集体奋起追赶世界电力牵引技术高速和交流传动的潮流。他主持研制的“八五”国家重点科技攻关项目、我国第四代电力机车AC4000型,成功地实现了我国铁路机车交流传动技术“零”的突破,标志我国铁路机车研制开始进入高新科技领域,为我国铁路运输的重载、提速作出了重大贡献,为轨道交通装备产业的现代化奠定了技术基础。

1998年2月,年满60岁的刘友梅从总工程师的岗位上退下来。同年4月,他被株洲电力机车厂任命为新组建的高速牵引动力研究所所长,再次站到研制中国第四代电力机车的风口浪尖上。

1999年11月,刘友梅由于在电力机车研发领域科研成果突出,当选为中国工程院院士。

高速牵引技术探索的先行者

科技发展永无止境。当前,人们希望交通运输更加快捷和更加舒适,以电力电子为代表的轨道交通电力牵引技术,在上世纪末就进入技术转型期,交流传动电力机车已成为国际上的主流。刘友梅始终追踪世界电力牵引传动先进水平,致力中国电力牵引事业上水平。 

    为了考察一台从外国租赁来的交流传动高速列车,刘友梅曾冒着酷暑,五次带领科研人员到广深线进行现场研究,在室温达到四、五十度的机车主机房里,一呆就是数小时。2000年,在他的全力推动下,时速200公里,单轴功率1200千瓦的国内首台交传客运机车“蓝箭”号诞生,其性能完全可以匹敌西欧国家同类先进产品,但成本却近其一半。一年之后,“蓝箭”在株洲电力机车厂批量生产,迅速抢占了国内市场。

由于电力牵引涉及机械、电子、电器等多领域技术,且国内技术基础薄弱。要追赶世界先进水平,就必须最充分的开展产学研结合,集中国内外最优秀的人才协作攻关。因此,在追求电力牵引技术进步中,刘友梅始终注意继承和总结前人经验,参与国际交流,引进吸收消化国外先进技术,他在带领500多名技术开发人员进行技术攻关的同时,还积极争取科研院所、大专院校的支持,共同推进中国电力牵引传动事业的发展。自1983年起,先后5次率团赴英国、法国、瑞典、瑞士、德国、日本等电力牵引技术先进的国家,同西门子、阿尔通斯、ADtrans、日立、三菱、日本铁道总研等著名公司进行铁路技术的交流和研讨,认真学习和吸收国外先进经验。其中,1985年赴法、德、瑞士学习,并参与法国8K型电力机车联合设计。以此为契机,对我国相控电力机车的技术升级各型机车和设计改进起到了重要推动作用。刘友梅利用主机厂的主体作用,联合株洲电力机车研究所,并广泛与铁道科学研究院、西南交通大学、上海铁道大学、长沙铁道学院等科研院所专家学者协同攻关,共同为电力牵引事业作贡献,在我国电力机车的产品研发和技术进步中充分发挥了作为学术领头人的作用。

科技长入经济的实践者

刘友梅对企业的技术经济贡献成就显著,在以他为首的科技人员的共同努力下,株洲电力机车厂经济效益逐年提高。1978年工厂由蒸汽机车修理全面转向生产电力机车,以刘友梅为首的科技人员不断推动电力机车上水平、上档次、上质量,电力机车产品不断更新和升级,也给工厂创造了良好的经济效益。工厂订单逐年增加,产品销售收入由1978年前的不足5000万元,提高到1998年的产品销售收入9.6亿元,增长了19.2倍。

交通运输是国民经济发展的支撑,改革开放的发展历程同时也是交通基础设施不断提出新要求的进程。重载、高速成为缓解铁路交通瓶颈的重要出路。以刘友梅为代表的电力机车参与者适应这一要求,为铁路所提供的技术进步系列装备产品为铁道运输带来了巨大的经济效益。从第一代产品韶山1到第二代产品韶山3,每台车每年多完成运输任务2927.4万吨/台年。韶山3型机车投产后,若按每台总万吨公里能源费用计算电力机车比内燃机车能源耗费低51%;按一年铁路客货运量分别以25亿吨及25亿人次来算,每年可节约燃油费10.59亿元、修理费6.95亿元。

刘友梅主持我国自主研发的第三代产品韶山4型等相控电力机车成功取代8K型进口机车,每减少进口一台8K机车少花690万元。SS4机车批量生产后,运能大幅增加,使我国停止进口国外同类重载货运机车,节省了巨额外汇。与8K型进口机车相比,韶山4机车每万吨公里耗电比8K车低10%,仅此一项,一台SS4机车每年节能就达87.43 万元。SS6和SS6B两次在国际中标为国家节省购车外汇132亿日元。出口伊朗的TM1车实现创外汇2320万美元。

马克思说:“在科学的道路上没有平坦的大道可走,只有不畏艰险,勇于在崎岖的小道上不断攀登的人,才有希望到达光辉的顶点。”刘友梅正是以一个登攀者坚韧不拔的毅力取得了骄人的成绩,以一个科学家严谨不苟的精神培育了一批又一批的青年才俊。他是一位敦厚亲和的长者,更是一本丰富充盈的教科书,一页页细览下来,无不令人振奋与鼓舞……

老骥伏枥,志在千里。心系中国电力机车研发领域发展的刘友梅,追溯着“培育民族品牌”的梦想,他的脚步一直没有停歇!